邓超,宁可把综艺戒了也千万别息影,因为你是这么好的一个演员!

来源: | 浏览量:200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8-15 04:17

大多数人对邓超的第一印象,是年纪轻轻却演技炸裂的《少年天子》。

后来发现他竟然很会搞笑,这固然令人快乐,但总觉得将一颗心错付了谁。

直到刚刚出炉的《影》,他还给世界一个演员的终极体面。

邓超,总给人一种机灵在外、不甚着调的感觉。

所以你是想不到,他小时候竟是你最想用两根手指狠狠捏死的别人家的孩子:

成绩名列前茅,体育也很厉害,胳膊上挂三道杠,年年都是三好学生,惟一的爱好是看书。

在父母心里,他将来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。


然而,一切都在青春期光临后,改变了。

在那段特殊的时期,邓超对从前适应的一切都不再适应,比如家里四个孩子,挨打的总是他。

因为邓超出生于一个重组家庭,哥哥姐姐都是父母各自带来的,只有他在重组家庭出生。

后来邓超说,父母这样做是对的,是有利于家庭团结的,是伟大的。

但在当时,只能打你这句话成为叛逆的助燃剂。

一上初中,邓超成为有名的“古惑仔”:染黄毛、穿耳洞、打群架、举着菜刀追老师……

邓超说,他其实挺善良的,一直打抱不平,就是太年轻,对生命没有敬畏。

人生的每段经历、每个情绪,后来都会成为珍宝。

但彼此,它可能是足以毙命的毒药。

曾经的学霸不仅成绩一落千丈,甚至不再去上学,整日混迹在舞厅当领舞和DJ。

收入对15岁的少年来说,很可观,他便觉得这种生活不错。

此时的邓超,虽然已是众人眼中的“不良少年”,但他的学习能力和拼劲却是与生俱来。

现在大家都知道,邓超的歌艺不亚于真正的歌手,所以你很难想像他曾经唱歌跑调。

被嘲笑后,他拼命练,练到最后唱张学友的歌你分不清真假。

《中国合伙人》在香港首映时,邓超与张学友合影


但是在当时,这有什么用呢?

所以当他被老爸发现行踪,押回家好一顿收拾。

第二天一早,他偷偷坐上通往广州的列车。

这孩子,太疯了。

而且,他竟然过得不坏。在广州,每个月靠唱歌跳舞赚的钱,租房、买衣、下馆子,绰绰有余。

那种感觉应该就是:海阔任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爽歪歪。

直到某一天,他看到两个人,有点眼熟。仔细一看,是爸妈。

爸爸暴瘦的样子,令他一下子在叛逆中抽离。

抹平少年狂躁的,通常只是最平常的一刹那。

儿子收心回家当然是好事,但将来怎么办呢?父母觉得,还是得上学。既然喜欢歌舞,不如考艺校。

1995年,邓超考入江西艺术职业学院95级话剧班。

如今邓超已是这所艺校的大招牌

在艺术院校,邓超还是个异类,因为扎小辫曾被错认是女生,因为太酷班里没有同学敢和他说话。

那时候的邓超,很酷很迷茫。

这一次,拯救他的人叫邓学东,是他的授业恩师。

他不歧视邓超,也不认为他是小混混,还像朋友一样和他推心置腹。

对于浑身生刺的少年来说,有时候一点理解和尊重,就可以改变整个人生。

从此,邓超剪去长发,换掉怪衣,认真学习,一学就跟疯了似的。那时候他就知道:自己喜欢表演,发疯的喜欢。

再后来,艺校的同学都去考北电、中戏,他也跟风去了。

看起来像是随波逐流,其实他很自信,一个其貌不扬的小胖子,还敢在考场偷偷嘲笑其他考生,结果自己却挨了锤子:

在北电,他因为嚼口香糖被考官黄磊批评;

在中戏,他看见有位考官顾左右聊的欢,以为自己表现出众,结果这位老师却激动地说:我就说吧,他的嘴是歪的。

打击比较大,但他还是幸运地被这两所中国最顶类的艺术院校同时录取了。他选了中戏。

大学时代,邓超仍是狂人一个。

2000年首次参演电视剧《黄沙下面是沃土》

只不过这个狂,不再是年少轻狂,而是对艺术的痴狂。

他的老师田有良永远不会忘记这位学生交的一次作业:

有一次交表演作业他把我引到地下室,又把灯给关了,屋子里一片漆黑。突然从墙角打出人一盏昏黄的灯,我神还没回过来,他人已从房顶的窗口处跳了下来。

这场心惊胆战让他从此对邓超刮目相看,他是一个天赋很高,同时又很要求完美的学生。

大二时,邓超爱上话剧,到处找机会去演,还演出了名。主打剧目:《翠花,上酸菜》。



舞台上的邓超,极度放松、极度自信,曾被他的老师如此赞美:超啊,你是舞台上的太阳!

全心投入,浑身忘我,直至癫狂——终场时,他总是像个疯子一样亲吻舞台,同学都叫他“戏疯子”。

不疯魔不成活。

疯魔成性的邓超,还没毕业就能在中国话剧的最高舞台——北京人艺排演话剧《足球俱乐部》。

他以为,中戏最勤奋的学生,老师眼中的天才,有着“戏疯子”美誉的自己,毕业后进人艺是板上钉钉的事儿,根本没做他想。

没想到演出快结束时,人家对他说:你很好,但不适合人艺。



这锤子彻底把他打懵了!在当年,大学生毕业后没有单位去是件很严重的事。

出了人艺,他买瓶二锅头,坐在马路牙子上边喝边抹眼泪,特别沮丧,特别无助。

打车回我租的房子时,出租车司机看着我的样子,说了句话:‘哥们儿,没事的,什么事都能过去。’这是2002年的事,我这人记性不太好,可他说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。我特别感谢他,瞬间的东西,让我记了一辈子。

再后来,他就成为北漂,并且再次遇到一位贵人,他的名字叫冯远征。



在曾合作过话剧的远征哥的推荐下,他有了极好的去处——中央实验话剧院(现在的国家话剧院)。

虽然在中国的话剧舞台,邓超算不上顶顶有名,但话剧的功底却帮他垫定了表演事业的雄厚基础。

甚至可以说,他一举成名了——

2002年的11月,邓超参演了电视剧《少年天子》,饰演顺治皇帝。

这部作品的风格,会令熟悉的人完全忘记他的样子,让不熟悉的人以为这就是他的本貌。

因为,它与邓超在大学时代主攻的的喜剧方向完全不同,充满人性的真实和被命运死死卡住的压抑。

原本,没人对它抱有多大的期待,因为它的主创人员,从导演到主演,都是新人。

该剧最大的名头,是原著获得了第三届茅盾文学奖。

不同于当今的狗血宫斗剧,这部剧拥有历史的厚重和莎翁式的悲剧内核。

编剧刘恒改编后,因为太喜欢,决定将之作为自己的导演处女作。

他能请来的主演,是邓超、郝蕾、霍思燕这样的新人。

该剧在2003年首播时,虽然只得到广东电视台公共频道这样不起眼的平台,却瞬间引起轰动,次年即大面积上星。

人们惊讶于24岁的邓超,一个彻头彻尾的毛头小子,竟然可以把历史上面目最模糊的皇帝,演绎得如此个性清晰。

他善良的本性,被裹在华丽却极不舒服的皇袍下,无可奈何地被政治所左右,掀开历史的层层遮掩,揪出“帝王”这个“历史最大的囚徒”——

从焦灼、痛苦、扭曲,到挣扎、屈服、绝望,直至化成一股超脱一切的自由的魂。



邓超演得这样好,没有一点新手的涩和怯。

因为他一直很会演,因为他从来都自信,更因为这个三百多年前与他同龄的少年天子,性格竟与他有如此多的巧合。

这就是为什么,在很多年里,人们都认为《少年天子》是邓超演得最好的戏。

他也碰到了此生最深刻的女主角——虽然之后他和许多女演员合作完美,但只与这个叫郝蕾的姑娘交换了灵魂。

由于《少年天子》的巨大成功,邓超一度成为“皇帝专业户”,直到高希希帮他开启了“高干子弟专业户”之路。

导演高希希是邓超最感激的人之一,他用两部特别的爱情片,将邓超带上了成名的快车道,还顺便帮他找到了好媳妇。

第一部是2005年的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,很有新鲜感的军旅题材。

邓超饰演外表帅痞张扬、内心执着有爱的白杨,与孙俪饰演的外表清丽脱俗、内心善良倔强的杜娟,是金风玉露般的绝配。

不过在筹备之初,邓超是最后定下来的演员。

高希希在当时已经很有名,无数男演员想上他的戏,试镜者如流水般在制片人眼前晃过,却始终找不到高干子弟那种吊儿郎当的劲儿。

直到邓超出现。他身上有太多白杨的影子——精神、自信、幽默、混不吝。

还有骨子里的善良。

拍片途中剧组曾发生意外车祸,两位司机伤势严重。孙俪请道具老师做了一个捐款箱并带头捐款,邓超二话不说把身上所有的钱捐了。

孙俪顿生好感,两个看起来完全不搭的人,很快被爱情击中了。

当时,不少人对这段恋情持怀疑态度,感觉孙俪这颗好白菜让猪拱了,一心盼着小仙女改变主意。

可是,大家却等来他们闪电般的第二次合作——《甜蜜蜜》。

这部剧仿佛在迎合人们对这段感情的看法,经历颇为曲折:2006年出品,2007年首播,2008年才上星。

从某种角度来说,它是敏感的,从时代背景到人物设定,莫不如是。

邓超饰演的雷雷,正是那种典型的看起来就是小流氓其实一点也不流氓的叛逆男孩。

因为喜欢上一个女孩,开始学着修改放肆的人生。

这真的很难。

也真的很像。像极了男女主角现实中的模样——因为看起来不般配,真心被理所当然地践踏。

当他们在多年后,终于紧紧地拥抱,有多少人觉得那就是众望所归!



大众也开始扭转偏见,开始理解甚至看好二人的关系。

这段如同实景再现的爱情作品,以其真挚饱满的感情,拿到豆瓣7.9的高分。

而其实,在《少年天子》之后的三四年,邓超还贡献了多部高分作品,包括:

《少年天子》续作《少年康熙》,口碑和名气不如前作,但尊重历史有极高的艺术水准;

《女人不哭》再次搭档当时炙手可热的花旦田海蓉,创下骇人收视:

当时还没有城市网,全国收视率无法统计,但在播出的9家电视台,它都是收视冠军。

《新昨夜星辰》更出人意料地打破“翻拍必败“魔咒,评分竟然打平1984年的经典老版;

非典型爱情故事《艰难爱情》,是田有良的导演处女作。

我们知道,还在学校时田老师就对邓超十分喜爱,并承诺自己若拍作品,他是首选男主角。

更感人的是,田老师早在2001年就拿到了该片的原著《爱的潘多拉》,就因为邓超当时太小,还是一张娃娃脸,田老师耐心地等了他6年,等他长大。

这样的恩情,谁敢辜负?

“霸道总裁”人设,从内心来讲他可能不缺,在举止上却完全没有经验。

于是他一边仔细观察自己老板的言行,一边把自己沉入“孟皓”的躯体,走路、说话、打电话,一律“端着”,跟疯了似的。



当他没完没完地以孟皓的身份给田老师打电话,田老师知道:“孟皓”成型了。

果然成了。该剧不仅口碑高企,收视率更高居同时段全国冠军。

忍不住提一句:刚出道的车晓,简直美到没有一丝人间烟火!



与此同时,邓超也开始涉足电影,分别在2007年和2008年拿出两部极有份量的作品——《集结号》和《李米的猜想》。

《集结号》的故事题材令人震惊:

它第一次说出了中国的无名英雄多年来不被承认、无法倾吐的委屈,激起全国观众的强烈共鸣。

在2007年创下的2.6亿票房,一度占据内地历史票房的亚军位置,仅次于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。

但在口碑上,亚军对冠军呈绝对碾压之势。

表演方面,张涵予固然是光芒最耀眼的那个,但首次以银幕硬汉形象示人的邓超,也以不多的戏份一举夺得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。



邓超以一种近乎平静的表演,表达了一位开国将士最妥帖的状态:军人的粗痞,大悲大喜后看穿一切的平静,以及平静下满满的善良。

很意外吗?的确有点。

这可是他第一次拍电影,而且是如此有历史感的题材。拿捏的分寸,差之毫厘失之千里。

其实也不意外。他的狠劲,一直都在。

抛开各种细节的反复琢磨,就是那场烙饼卷大葱的戏,你看他吃的豪气痛快,其实作为南方人真的很痛苦,又辣又刺鼻,吃到最后唾液都没了。

也是这场戏,让邓超从光鲜帅气的偶像派,摇身变成威风凛凛的电影汉子。

《李米的猜想》则从小众电影的角度,实现了邓超在电影领域一次质的飞跃。

虽然这部电影的演员格局非常清晰——多位男演员对周迅众星捧月,但这丝毫掩盖不了邓超的光芒。

恰恰相反,在曹保平的作品中,一分钟的戏也可以永恒。

何况邓超还是当之无愧的男主角。

“方文”,以极度克制、压抑的表现方式,显示了邓超在电影中更为深远的可能性。



这时,邓超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正剧演员,偶尔展露一下他的搞笑天赋。

2008年,邓超还与众多一线男星一起,簇拥着林嘉欣完成了贺岁喜剧《爱情呼叫转移2》。

2009年,他再次施展百变神功,以“白化”形象出演徐克电影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。

在这部被《纽约时报》称为“最接近好莱坞标准的华语类型片”的宣传期,邓超是最为神秘的压轴存在。

实际上,“裴东来”也是该片最大的角色亮点,不仅白化造型抢眼,亦正亦邪的个性分外突出,连武戏也出类拔萃。

如此,徐克导演在杀青后,特意给他加了三天的戏,尤其是打戏。

他一个多年的文派小生,何时成为练家子,还练得这么帅?邓超说是仰赖刚刚拍完的张纪中版《倚天屠龙记》。

所以说,只要肯用心,烂片也会有收获。如果当日他勤用替身,哪会有今日徐克点赞。

疯狂地学习,永不停止,是演员邓超的立身之本。

另外,当一个演员舍得毁掉皮囊,预示着他必将走更远——

该片成为邓超首部入围国际电影节的作品,他还获得了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。

从此,邓超开启了他的大男主生涯。

这条路走的并不顺,甚至是连栽两个跟头:2011年上映的两部电影《画壁》和《巴黎宝贝》相继折戟。

所幸,这一年还有电视剧《你是我兄弟》提气。

该剧在2011年上星后收视一路狂飙,更成为北京卫视的年度冠军。

邓超回归到他最自在的表演状态,把马家老二马学军的痞、帅、痴,诠释得愈加成熟、更加彻底。

虽有张嘉译在前,编剧彭三源仍表示:邓超演的马老二是他眼中的最大惊喜。

这个跨越30年的年代大戏中,邓超把马家老二的创业经历和爱情故事演得荡气回肠,中间的兄弟情、亲情各种纠葛看得人欲罢不能、感染至深。

一个没有真情的人,即便演也演不出厚重的情感。

对于邓超来说,2011年更深刻的意义在于,他经历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情感冲击:

年初,父亲去世。

从此,他更紧地拉住了老妈的手。

4月起,他停工10个月,专心照顾首度怀孕的新婚妻子孙俪。

因此,2012年邓超只拿出一部电影——陈嘉上的《四大名捕》。

虽然毁誉参半,却也凭全明星阵容拿下1.92亿票房,位列年度国产片第七位。

它也是邓超目前参演的惟一的系列电影。

2013年,邓超献出的第一个惊喜是受羽泉邀请亮相《我是歌手》总决赛,直接帮铁哥们拿下总冠军。

那些年的音乐真人秀中,明星友情助唱在节目中帮倒忙的可不在少数(如波叔助唱李建),邓超的帮场绝对是神助攻,甚至直强主角风头,观众看得又乐又嗨,直呼这操作太骚,这场表演最终让军失去悬念,成就了羽泉。

这一次全国人民都相信了:这个年轻的演员完全有能力端起歌手这个饭碗。

接下来发生的事,你不可能不知道——《中国合伙人》。

该片不仅高居年度票房榜季军,同时在豆瓣拿到了国产高业片少有的高分——7.6分

对所有中国观众来说,它都是新鲜度满分、充满高级趣味、令人大脑皮层极度兴奋的。

抛开所有的表演技术,单单听邓超不喘气地飙英文,你就能猜出他在三个月里进行了怎样疯狂的英文训练。

连佟大为都对他十分佩服:邓超有时根本不知道某个英文什么意思,但是他生背,后来他的语感是三个里头拍出来最好的。

表演就更疯。

他总是在不停地想主意,那个将手指掰弯的镜头就是他想出来的……



还有,孟晓骏在泳池边跟成冬青说上市计划的那场戏,原本不需要真的跳进去,但邓超觉得像孟晓骏这样的留美派,必须直接跳进去。

于是所有工作人员惊慌失措,忙着抢他的手表、领带和鞋——很贵。

但被陈可辛导演拦住了,陈导已明白:面对连自己都说OK,他却不断要求“再来一条”的邓超,还是让他跳吧~~

这次合作给陈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邓超是我见过的除金城武之外“最难搞”的演员。

作为所有演员心中“最难搞”的导演,这应该是陈可辛给一个演员的最高评价。

(2013年,邓超还做了一件更了不起的事,就是拍摄了电影《烈日灼心》。只不过它在两年后才上映。)

2014年的邓超出演了一部收视担当的电视剧《相爱十年》,导演正是《你是我兄弟》的刘惠宁。

显然,二人很带感。渡过磨合期,成果更显著——本剧豆瓣评分高达7.9,平均收视也破1。

相较于《你是我兄弟》中忧伤中夹杂着浓浓的亲情,《相爱十年》就太灰了、太惨了。

早过了而立之年的邓超,不太喜欢这种让心情极度变坏的情绪,所以一开始他是拒绝的。

后来导演多次找他聊,聊着聊着他就释然了、接受了。

可是拍完了,独家买断的湖南卫视却纠结起来,因为该剧气质与平台十分不搭,观众早就习惯了这个频道的“还珠格格”和“回家的诱惑”。

因此,2012年被买下,压了两年才播。

结果,不仅口碑爆棚,更一度双网收视夺冠。

大概为了调节这种灰,邓超在同年推出一部绝对欢乐的电影——《分手大师》。

这是他首次自导自演还自己投资的影视作品,选择了他最擅长的形式。

之前很多人劝他,好好拍戏就行了,干导演很难的。

说白了,都不看好他。

但他还是想试试。

结果呢,该片在豆瓣评分只有5.0,最大缺点是没故事,就是笑料的累积。

笑料?笑料?无数笑料?观众争相进场体验,票房一举突破6.6亿。

这么逗比的孩子,简直是绝佳的综艺咖。

电影上映两个月后,邓超加盟“跑男第一季”。

一度,在收视排行榜上,只要它在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,武林人士莫不战战兢兢。

邓超不仅是队人担当和气氛担当,同时,他也是中国目前惟一能在真人秀里完全放开的大明星。

这不仅需要彻底丢掉偶像包袱,还需要同时丢掉演员包袱。



你也看到了,从他加入“跑男”开始,节目越火,观众对他的表演期待值调的越低。

他之前不会想到?当然会,每个演员都会。

所以一些纯粹的演技派,为了保持神秘感和距离感,干脆将真人秀拉入职业黑名单,再多钱也不赚。

一些流量偶像,则努力在节目中展示最完美而不是最真实的自己。

只有邓超,不仅痛快地加盟,还能完全放得开。

为什么?因为历来如此的那份“疯”——干什么,就为什么疯。

所以,就别怪2015年是邓超年。

4月,跑男第二季播出,平均收视率4.76,最高收视破5;

5月,第八次登上福布斯中国名人榜,并站在“全年媒体爆光率”榜首;

9月,跑男第三季播出,最高收视率5.284;

由于跑男第一季也是2015年1月收官,因此当年省级卫视的综艺收视排行榜是这样的:

12月,他自导自演的第二部喜剧片《恶棍天使》上映,口碑瞬间扑街。

有人甚至列出了它具体有多少烂点:

好吧,你们都是对的。但令人惊异的是,它仍然拿到了6.48亿的票房。

跑男效应?管他,反正这很能迎合邓超天生得瑟的个性。

而且,你就算万分不爽“恶棍”,也无法否认邓超是2015年最了不起的演员之一,因为——《烈日灼心》。

以上种种与雪藏两年终见天明的《烈日灼心》相比,都是名利的浮云。

这一次,邓超的表现瞬间抹平几年来的所有差评,小伙伴们再也不用担心他会一直是个逗比。

从表演的角度,《集结号》《李米的猜想》《烈日灼心》依次是邓超在电影领域最清晰的三个脚印。

与作为配角前两者相比,这次邓超绝对凭实力撑起铁三角的一边。

《烈日灼心》是2015年中国电影最耀眼的成就之一,它拍出了国产悬疑片的新高度。

同时,也刷新了中国电影的表演高度。

没错,曹保平的腔调永远出类拔萃。但《烈日灼心》最了不起的地方却不是腔调,也不是意义、不是题材、不是气场、不是剧情、不是节奏,而是表演。

该片完全以表演来寻找线索、推动情绪、保持张力。

三位男演员的表演,让人们首次欣然接受“影帝三黄蛋”。

邓超更独得金鸡奖影帝。

他也是最令人意外的,尤其在逗比了很多年之后。

“方文”和“辛小丰”,是孤冷的邓超和更孤冷的邓超。

为了保持角色的状态,邓超在剧组离群索居,除了睡觉不曾脱下过协警服。

角色的压抑,令他喘不过气,甚至产生错觉,几度崩溃,甚至晕厥。

那段时间,他身心俱焚,仿佛老了20岁。

所以,那场被人叹为观止的死刑戏,应该是他与“辛小丰”的诀别,希望此生不复相见。



然而,拍完戏回到家很久,他都无法分辨自己是邓超还是辛小丰。

对很多经典角色来说,痛苦都是成功的代价。

《烈日灼心》是演员邓超拿到的最高勋章,次年上映的《美人鱼》则是明星邓超取得的最大战果。

该片是最快破10亿票房的华语片,也是内地影史首个30亿元俱乐部成员。

也就是说,在2017年夏天《战狼2》登陆之前,邓超是内地影史最卖座电影的男主。至今该片仍高居内地影史第四位。

第一次合作,人人谈虎色变的“星爷”对邓超却是极好的:

送他1979年的酒(邓超出生年份),带他吃很多香港美食。片场由星爷不苟言笑造成的低气压,只有邓超敢救火。

无他,惺惺相惜尔。

像其他合作过的导演一样,除了演技,邓超的认真和勤奋令星爷更难忘。

开拍前,邓超就经常与周星驰电话交流,持续了将近一个月,一场一场的对戏。

拍摄过程中,邓超的创作才能更令他惊喜,往往他只要一种感觉,邓超却能给他很多种。

有时他觉得已经很好了,邓超还会要求“再来一条”,演出不同的版本让选择。

出了名的能虐演员的星爷,这次倒没了用武之地,怎能不心生欢喜。

这还不止。

9月,他主演的爱情片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以8.13亿的成绩,刷新了国产爱情片的票房纪录。

至此,邓超的个人电影总票房突破100亿。

毫无疑问,2016年是邓超的票房年。

但观众更想看到的,可能还是在表演上带来惊喜的邓超。

2017年大年初一上映的轻喜剧《乘风破浪》,票房再破10亿,评分比《美人鱼》还高一丢丢。

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邓超在喜剧表演上展示出级别更高、层次更丰富、情感更细腻的自己。

喜剧一直是邓超的真爱,但论表现,却在他的作品中垫底。

尤其他自己那不要太夸张的两部,随他吧,谁没有点与生俱来的执拗呢!

好在他有如变色龙般的适应力,以及可以无限延伸的可能性。

同样是轻喜剧,碰到周星驰他就油光光、华丽丽,碰到韩寒他就一脸愤青、满心文气。

这个“徐太浪”,是他第一次在喜剧中彻底放弃浮夸,不露声色地做到了全程笑点无尿点。

接下来的四个月,他都泡在《影》剧组。

张艺谋用演员,要么新人,要么顶级。

因此,对任何已成名的演员来说,能上他的戏都是一种变相的承认。

但张艺谋选邓超,是受到过质疑的。

当然因为他近年的综艺咖形象太过深入人心,会让人忘了他是个好演员。或者不再相信他还是位好演员。

而且,他还拍了好些喜剧,与《影》的质感完全不搭。

可老谋子是什么人?他什么都不看,就看《烈日灼心》。

既有演技入圣心,又有颜值担流量。这样选择很好。

但没想到这么好!

这个“好”不是说他施展了最大的表演才华,而且他突破了人类的极限,从身体到心理。

一个人在5个月里,先增重20斤,再减掉40斤。这是什么概念?

这意味着在前3个月,要时时狂吃,吃到吐,每天的健身表令人一看就忍不住颤抖。

同时在后2个月,他曾连续15天只吃800卡食物。

而一个成年人每天只是躺在床上喘气,也需要摄入1500卡来维持身体机能的运转……

有人说,其实以现在的技术,不用演员真的增肥减肥,也能达到效果,为啥遭这罪?

这哪里是对表演单纯的执念,更是溶进角色的催化剂——连壳都不能神似,如果抵达幽深的内心?

正是有了闪光健子肉,“境州”才能在朝堂之上冒充主人滴水不露,才敢觊觎都督的女人,才能最终击败战神杨苍完成绝地反击;

正是有了嶙峋老迈的身体,“子虞”才会如此依赖自己的影子,才会在阴暗之处默默锤炼种种算计,才会有连琴气都能杀人的暴戾。

从形似到神似,是最快、最有效的方法,更是最笨、最折磨人的方法。

不少有职业追求的演员,都曾为戏单向地减肥或增肥,已经痛苦到终生难忘。

而像邓超这样,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巨额增+减,全球数来也是寥寥,伟大的阿米尔汗大叔算一个。

邓超像阿米尔汗一样,都是选择先增后减,原因可能是这样的:

对疯子邓超来说,这也是他做过的最疯狂的事。

他媳妇孙俪表示,邓先生饿到脾气差爆、饿到走路让人扶、饿到数次晕倒、饿到哭!

然后,在展示分裂演技之前,他仅靠外形就打下半壁江山。

在此基础之上,亲自完成全部打戏,把哭戏拍了一遍又遍,是他从不曾放弃的基本功。

刚刚,邓超凭此片获得了今年的金马奖影帝提名。

倘若今年还有比邓超之疯更疯的事,那就是——他落选了。

(电影烂番茄编辑部:文姨)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echigo-kenkoumura.com/class/s/1764829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